18206915681

首页 > 东南亚新闻 > 这是发生在泰国的真实事件,当年占据了所有媒体报刊的头版。

这是发生在泰国的真实事件,当年占据了所有媒体报刊的头版。

1740浏览    我要投搞 作者:泰国娜莎NOXA20代购网 相关标签

这是发生在泰国的真实事件,当年占据了所有媒体报刊的头版。在多起泰国儿童被“活掏心脏,生挖肝脏”的命案发生后,这名被捕凶手在法院承认了所有罪行,枪决随即执行。泰国人恨之入骨,认为其罪孽早已远超死刑,于是...

这是发生在泰国的真实事件,当年占据了所有媒体报刊的头版。

 在多起泰国儿童被“活掏心脏,生挖肝脏”的命案发生后,这名被捕凶手在法院承认了所有罪行,枪决随即执行。


 泰国人恨之入骨,认为其罪孽早已远超死刑,于是将其制成了干尸,呈站立状钉在板上(永世罚站),全裸暴露在泰国诗里叻博物馆里,供万民万年唾弃,让其永世不得安息,震慑一切对儿童群体图谋不轨的潜在罪犯——此为终极下场!


 从干尸制成之日算起,截至今年,博物馆这名“罪人”已经被暴晒了60余年。他的恐怖行为还被拍成了一部电影《食人狂魔》(段奕宏主演),随后,这段阴暗惊悚很快传遍中泰,乃至世界多地。


 期间,人人都这样唾弃他:“这东西究竟是人是鬼?该不得好死!当永不超生!定无法饶恕!”——这段邪恶伤痛,让无数人愿意相信阿鼻地狱,相信死后空间的诸般刑罚。


 时至2019年5月16日,该事件再次成为泰媒专题热点,重提此事的泰国群体并非在深挖丑事,进而升级这场怒骂。这一次,他们居然对“食人魔”透出了同情,将其称为“牺牲品”,打算帮“食人魔”讨个说法,洗脱部分罪名......


 让人更想不到的是,已经有11,000多名泰国人联名签字,声称“食人魔”实属冤枉,仅仅是墙倒众人推的“替罪羊”,要求将陈放在博物馆的“惩戒干尸”移出来,郑重举行正规葬礼,同时除去干尸上的“食人魔”称号牌匾,还呼吁各界别再恶意诋毁,过分夸大扭曲事实。

 这场突如其来、横跨60多年的案件反转,究竟怎么回事?

 当年”食人魔“口中的:“全泰被挖心脏的孩子都是我杀的!”证词动机真是如此?

 当年的法庭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这一切的一切,都要从“食人魔”的一生经历开始说起。


 根据真实事件而拍摄的电影及民间传言都是这样描述的——

 他,名叫黄利辉,中国人。因泰国人发音问题,直接把他喊成了“细伟”(ซีอุย,入境移民局工作人员第一次这样叫)。

 细伟家住南方,二战时期杀过“鬼子”,灾荒时期饿过肚子,1946年因家庭贫困赴泰打拼。


 刚到泰国:细伟遭强行剃光头、蹲监狱

 细伟来泰国谋生发展是其母亲的想法,一是为了躲避战乱,泰国环境也算稳定,二是细伟在泰国有个叔叔,既然有亲戚引路,那么出国发展也就算不上无依无靠了。

 可是尽管细伟赴泰发展有着辅助条件,但从中国南方一路坐船直到入境泰国这一阶段,都需要细伟一人面对。泰语语言和入境身份证明就是等待他的第一道难关。(注:下方部分资料图取自《食人狂魔》电影剧照,下同)


 果然,细伟还是悲剧了,其实不止他,当时入境泰国的中国人中,只要拿不出合法身份证明,或者交不起工作人员索要的入境费,都会被抓起来蹲监狱,罪名自然是非法入境。


 在细伟操着中文向当时泰国工作人员示好之后,他被“顺利”地抓了起来,剃光了头发,在监狱中和那些犯了事的难民死囚们度过了十几个夜晚。



 第一次心灰意冷:好多人在嘲笑他,没人把他当人看!

 当时的通讯系统极不发达,直到细伟已习惯监狱生活之后,在泰亲戚才把他领出去,把他安置在唐人街一家鸡肉供应商家里干活,安排他负责杀鸡、拔鸡毛、清洗鸡肉等工作。


 作为一个不会说泰语的中国人,加上不熟悉环境,细伟自然遭到了戏弄嘲笑、辱骂排挤——他是孩子们玩笑的工具,是老板娘出气的“沙包”。总之一句话,没人看得起这穷酸木讷的外乡人。


 在承受了无法承受的玩弄压力之后,心灰意冷,这名从未得到过半点尊重的中国人只好离开亲戚推荐的工作岗位,自己外出择业打拼了。


 与此同时,经泰媒核对早年新闻报道时间,在细伟来到泰国不久期间,已经出现有泰国儿童遭到残忍杀害,心脏和肝脏都被活生生掏走,凶手关键证据及线索至今未明。


 第二次心灰意冷:救命药材被丢进脏水,一口也没喝上.....

 很快,细伟找到了新工作,他在码头当起了搬运工,每天都要凭体力负重赚钱。同样,细伟还是遭到本地人的排挤,老板也看不起他,时常让他多做活却不给钱。


 此时远在泰国的细伟,必须解决两大难题,第一,省吃俭用维持生计,第二,细伟从小哮喘病根从未断过,身体一直虚弱,他急需月末工钱买药治病。

 那天,出乎意料的,老板按时支付了工钱,细伟立即拿去买了药。


 然而,这些看似风平浪静的平稳,却换来了细伟的第二次心灰意冷,他买的哮喘药包被工友及路人们抢夺戏弄,最终全数掉入恶臭泥潭中,一片狼藉。


 众人玩乐后心满意足离去,只剩下精神崩塌的细伟。


 第三次心灰意冷:天都要亡我,我怎能不亡....

 细伟在遭受另眼相待的精神压力后,内心几乎崩溃,每日心不在焉地搬运货物,身体原本就虚弱多病的他遭到了老板的解雇:“你到乡下帮我种田吧....”


 种田虽然是苦差事,但对于四处遭人针对嘲笑的细伟而言,算得上是幸福了,再也不用拼尽全力小心翼翼却还成为别人的玩偶。不被世界所理解、融不进本地社会的外来者,孤独何尝不是一剂可贵的“良药”。

 细微的付出,田地一片绿光繁茂,生气盎然。


 “中国食人魔”挖小孩心脏煮着吃,泰国人还要帮他讨个“说法”?


 然而,不测风云,大雨倾盆,收成连根拔起,化为灰烬。



 万念俱灰了,可怜之人的那丝微小期盼,再也经不起上天的试炼了——没有农产收获,细伟赚不了钱,让他焦虑的,并不是饿着肚子从头再来,而是在此之前,哮喘的无药医治或许会来得更快些.....


 “活人心脏可以治病强身,这是世界上唯一爱我的母亲告诉我的‘药’.....”

 万念俱灰的细伟在泰国乡下开始怀念童年在家乡的时光,那里没有人情淡薄,没有撕心裂肺的煎熬,只有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。一次哮喘病发作,母亲听信偏方,挖出死刑犯人的心脏熬药喂他,还反复强调,只有人心内脏能治愈你的疾病缠身,这是唯一的药了......


 之后,细伟走上了极端的取药“自我救赎”之路,民间传闻较多的,多半是他强奸小女孩后接着活挖心脏肝脏,生火熬药煮着吃,又或在儿童游乐园旁用玩具引诱男孩进入树林开膛破肚....


 最终,细伟在一次作案现场被警方抓获,当时他正在生火.....警方立即将其扣押带回警局调查。


 当时,警局发现,除了细伟被证明的所经之地发生案件之外,泰国其他地区也出现了儿童心脏被挖遇害的相似事件(共7起),而细伟的供词中,仅仅表明2起案件是其所为。


 眼下,社会一片人心惶惶,许多家长开始对警方失去信任。

 此事,警方思索,细伟杀害儿童行为确认了,横竖都是个死刑,为了稳定社会治安,拉拢民心,让他把相似案件全都认了吧!于是,工作人员对细伟说道:“你是外国人,只要在法庭承认近年所有儿童遇害案都是你一人所为,那我们就能放你回中国,绝不会死刑,绝不食言!”

 法庭中,细伟果真如此,把全泰国儿童相似死亡案件独揽一身。


 最终,法庭宣判,细伟被判死刑,枪决执行。然而,随着扳机扣动,死刑还是真的进行了。


 细伟,没能再回中国,还在所有死亡儿童的家属要求下,被做成了干尸,放在法医博物馆供人唾骂。


 2019年5月16日,泰国媒体宣布协助翻案,深究事实!

 故事是故事,电影也不乏人为脑补刻画的种种票房手段,但真相是,这名被泰国人叫做“细伟”的中国人,的确被做成了干尸,干尸的柜子上,也的确挂了牌匾——“食人魔,会吃人的人类”(มนุษย์กินคน)

 所有事实传言,真是如此吗?


 2019年5月16日,泰国媒体之首“泰叻报”正式介入此项历史争议报道,同时,泰国网络中名为“勇于改变”的组织(Change.org),也对“食人魔”一事发出质疑。

 泰国法政大学也高度关注此案件公正性还原。

 “首先,违法的恶性必须得到制裁及谴责反对,但经过对该时期发行的报纸内容来看,不少媒体撰文不实,人为夸大渲染罪行,把黑暗描写得更为黑暗,提升恐怖,导致事件本身被扭曲,希望泰国人能铭记,我们打压恶势力的前提,应当带上对真实的尊重,对漏洞的承认,而非人云亦云地跟风唾骂。”


 下图,细伟被捕真实照片。


 首先,细伟杀了人吗?真的掏心挖肝了吗?

 答案是肯定的,细伟被捕的时候,十七名警员在场,算上围观群众,近50人。细伟被捕时人赃并获,现场就让他指认了作案工具及掏儿童内脏手法。


 细伟在泰国巴蜀府的作案现场中,也向警方提供了烹制内脏的器具及残留物。


 细伟的控告中,写着他犯了几宗案,杀了几个孩子?

 据警方存底记录,细伟和7宗案件有关,一共杀害了6个孩子——


 警方记录的作案事件地点记录如下:

 佛历2497年(公历1954年)5月10日,地点:巴蜀府,thabsakee县
 佛历2497年(公历1954年)6月20日,地点:巴蜀府,thasakee县
 佛历2497年(公历1954年)10月27日,地点:巴蜀府,Samraiyod县
 佛历2497年(公历1954年)11月28日,地点:曼谷火车站
 佛历2500年(公历1957年)2月5日,地点:泰国佛统府大佛塔
 佛历2501年(公历1958年)1月27日,地点:罗勇府直辖县
 遇害儿童都有明显特征:心脏与肝脏会有其一被挖出来,或两者同时丢失。


 细伟是在1958年1月27日被捕当天开始接受正式审问,承认的案件只有2个:“我杀了人,把他们心脏和肝脏挖出来吃了,曼谷1人,佛统府1人。”

 "ข้าฯ เคยทำการฆ่าคน และนำเอาหัวใจกับตับมารับประทานแล้ว 2 ราย ที่กรุงเทพฯ หนึ่งราย และที่นครปฐมหนึ่งราย" คำให้การของซีอุย ในวันที่ 27 ม.ค. 2501

 而在1958年1月31日,约72小时过后,细伟改口了:“泰国发生了7大儿童被害案,6具尸体,全是我一个人干的!我认!”


 为什么他隔了72小时之后把罪全揽了,2019年的今天,无法确切考证,只留下一段争议:

 细伟被捕后反复透露十分想回中国,工作人员或依据其心理,诱导或哄骗其签下所有罪状,称结案后送他回国(โดยหลอกว่าจบคดีแล้วจะส่งกลับบ้านที่เมืองจีน),以此,安定社会高频犯罪率引发的恐慌。

 上述争议,也只是争议,泰媒也仅仅一路跟踪记录了下来,翻案重审什么的,没法还原了,原因还是——无法考证。

 然而,其中疑点重重,因为除了2大人赃并获的证据外,另外的罪名均缺乏确切证据,仅能依靠细伟招认。


 疑点一:细伟是中国人,无法用泰语正常描述,但却清晰说出了犯罪线路名称?

 细伟不会说中文,笔录审问现场翻译陪同。(ซีอุย "พูด ฟังภาษาไทยไม่ได้")

 这一特征,警方在文件中标注了无数次,细伟的泰语水平,几乎为零,听说读写都是空白。然而,在案件线路的描述里,细伟在没有现场指认的情况下,居然说出了自己先经过哪座桥,桥的名字叫什么,之后跑到了哪条路,路的名称叫什么。

 笔录中,说的并不是细伟描述路段周围情况,接着让警方或翻译协助推测路段名称,而是写明他清晰说出作案地点线路的具体名称(ระบุชื่อถนน สะพาน และเส้นทางได้อย่างถูกต้อง ),这一点,让民众匪夷所思。


 疑点二:罪犯不止细伟一人?另一人口袋里也有内脏?

 据警方笔录,细伟被捕之后还是有多起相似案件发生。

 更重要的是,细伟的第一宗案件里,泰国幸存小女孩的笔录存档显示,她见到了凶手相貌,根本不是细伟,那个凶手名叫Gliang,是副县长妻子的哥哥,在当地有权有势,而且,有人发现Gliang的裤子口袋里也有肝脏、肉片等物品。

 正因如此,家属从始至终也没起诉过细伟。

 ว่าได้เห็นหน้าฆาตกร และบอกว่าคนทำคือ นายเกลี้ยง ไม่ใช่ซีอุย ซึ่งนายเกลี้ยงเป็นชายสติไม่ดี ชอบกินของดิบ เขาเป็นพี่ชายภรรยาปลัดอำเภอที่มีอิทธิพลในพื้นที่สมัยนั้น อีกทั้ง มีคนพบชิ้นเนื้อและตับของเหยื่อรายที่สอง ในกระเป๋ากางเกงของนายเกลี้ยง


 疑点三:“食人魔”的恐怖传言是何时爆发的?

 2019年,细伟当年的工友接受采访时表示,细伟那泰语水平,半句话都说不了,众人排挤他,笑话他,这是事实。正因如此,他活动范围太有限,出了熟悉地方就回不来了,我真不相信他能穿梭自如,杀那么多人,还居然有报纸说他吃人上瘾,神出鬼没,会飞天,会隐形,速度飞快......


 在当年警方案发现场记录中清晰描述,ไม่มีการเคลื่อนย้ายเหยื่อ,尸体并未遭到移动,尸体心脏缺失,其余证据有待法医核实。

 而当年同期报纸被民众保留了下来,其中关于“食人魔”的惊悚报道漏洞百出——

 “只见‘食人魔’被捕时立即打晕了孩子,把他内脏挖得一干二净(ควัก 'เครื่องใน' ไปหมด),然后拖着血淋淋的尸体爬行了6米远才扔下......每一天都有好多孩子这样死去....”

 “家长们放心吧,全泰的孩子都可以大摇大摆地外出玩耍啦!‘食人魔’细伟今日被枪毙了,凶手归案了,再也不会有儿童犯罪啦!”


 2019年5月16日,泰国“勇于改变”的组织(Change.org)喊出了“正视历史”的口号,旨在说明以往的办案程序及媒体存在较大的漏洞,因为漏洞的宣传,让真相无法还原,让潜在受害者麻痹大意。

 该组织在脸书发文表示:“那个时候的泰国人,把细伟当成了替罪羊(แพะรับบาป),他们相信传统报纸过度夸大的一切故事,把一切罪状都归于细伟,甚至魔化神化,不断改写,传播不实恐慌。这一漏洞,无疑是对其他未归案凶手逍遥法外的纵容与忽视,让更多孩子陷入灾难。”

 “我们要做的,除了唾弃杀人者细伟的极端行为,还应从教训中修复漏洞,让其余罪行不再被掩盖,让真相不再被歪曲。历史,怕的不是忘记,而是重演。”


 时至2019年,泰国已有11,000多名志愿者联合签名,要求被制成干尸的细伟能够得到火化,举行正式葬礼。他们的理由是——

 一来,诗里叻医院不该存放这段争议不休的历史惨案。

 二来,现代权利完整性,当赋予每一位生而为人的人,承认伤害悲剧,理智尊重受害者家属,犯不着恶毒咒诅的以暴制暴,进而把自己也变成了与“食人”无异的“魔”。


泰王国诗里叻医院

 写在最后:

 历史事件的真相,或许,真的等不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了。

 缺乏真相地据理力争,如今演变成上述口诛笔伐地上纲上线、大动干戈。

 有人在骂“圣母”行为的黑白洗地,无视受害伤痛,有人在评理智构架里的以史为鉴,也会有人在侃追求相对公正途中的今时不同往日。

 可万般不可否认的是,他,的确杀人了,残忍而血腥。

 倘若,这一幅幅描述细伟的经历画面果真如此,这像不像鲁迅笔下沾着血馒头的《药》?


 每个身心皆苦的人,都渴望救赎。每个灾难加身的“病人”都在苦苦质问:凭!凭什么是我!

 救赎,就是药——绝境中的最后坚持的意义了。

 好人多从苦中来,恶人多是因恶生,这应该也是可恶之人最可怜的地方了吧。


 初来泰国的中国人必然会遇上百般磨打,重重考验——细伟的“药”,是希望社会没有嘲笑和排挤,希望那段接纳的微笑能够冲散来自异乡的恐惧,还有哮喘久病得医治的那丝祈求。

 失去孩子的父母们——血债血偿,因果报应,作恶必死,杀人偿命……就是他们的“药”了,他们多么巴不得伤害自己骨肉的“魔鬼”能受到百般折磨,失声哀嚎,无有出期.....


 然而,这一口口祈求上天的怜悯,却熬成了一副副张牙舞爪的“毒药”。

 细伟:我还在乎什么?从伤害我的社会取一口“药”怎么了,不该么?

 死者父母:全泰的儿童都是他一人杀死的。把这“食人魔”做成干尸,我们每看一眼,每骂他一句,都是在为死去孩子抓一副“良药”!

 事到如今,我们也许只剩下祈求————

 愿所有等待救赎的人儿,莫逼得他人也在等待救赎。

 愿世间所有伤痛,都有良药医治。

 他人“成魔”,我愿“降魔”,

 但,警醒

 

文章转载于网络如果侵犯到你和他人的权益亲联系管理删除

以上是这是发生在泰国的真实事件,当年占据了所有媒体报刊的头版。的详细信息,由:www.noxa20.net 泰国娜莎代购网整理,如果您对这是发生在泰国的真实事件,当年占据了所有媒体报刊的头版。的信息有什么疑问,请与我们进行进一步联系,获取这是发生在泰国的真实事件,当年占据了所有媒体报刊的头版。的更多信息。

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晒图: 上传图片:
上传图片:
上传图片:
上传图片:
上传图片:
评论内容:

Copyright © 2007-2013 Hecha.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15035670号-1

泰国贸易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并保留所有权利

qq tel code back_top